•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
  • 设为首页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专栏 > 智慧城市 > 智慧旅游

法融南北铸画心 ——画家程忠麟先生


来源: 中国城市网 作者: 段国强

0

法融南北铸画心  ——画家程忠麟先生        

微信图片_20180319151033.jpg

初识无锡画家程忠麟先生,是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一次书画联谊活动上。在不乏喧嚣、鼓噪的场合和画人中,程先生属于沉静的默默作画者。他留着修饰过的美髯,作画前先是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方端石,一丝不苟地研磨。作画时挥毫大胆,落笔肯定,绝无拖泥带水之感,于苍劲中蕴含着秀润。而与人接触,态度谦和,周到而自然,就像他的胡须和砚石,没有故弄玄虚的做作,而是自然流露的认真和执着。后来对程先生的接触多了,但初识时的印象没有改变,只是更多了一些理性的认识,对其人其艺,生出由衷的钦佩。

微信图片_20180319151038.jpg

程忠麟,号菡莲子,1946年生于上海,长于无锡。幼年失怙,在外祖母家长大。外祖母出身世家,博学富收藏,这使幼年的程忠麟受到了绘画的启蒙教育。由于家庭出身的原因,程忠麟1963年就到农场开始了下乡生活。幸运的是由于有绘画的特长,他在农场中做的最多不是农活,而是写画板报、墙报、标语等。谈起这段生活,程先生没有更多的抱怨,而是心存感激:农场生活不仅锻炼了意志、身体,还使画技得到了提高——可以应付各种内容、题材,以及在不同的画材质地和场合作画。而在艺术道路上对他影响最大的还应该是舅妈齐良芷。齐良芷是绘画大师齐白石的小女儿,极得父亲宠爱,自幼生长在艺术的氛围中,又受过良好的教育,继承了齐派艺术的衣钵。程先生跟随舅妈身边多年,亲承教诲:“读万卷,行万里,修本而立身。”这为他的绘画之路奠定了基础。

微信图片_20180319151046.jpg

 由于家学的缘故,程忠麟的花鸟画深受齐派艺术的影响,这在江南画家中并不多见。但他并不囿于齐派的藩篱,描摹白石老人的一枝一叶,而是“拿来主义”为我所用,不是画形,而是画神,这一点恰恰是齐派艺术的精髓。白石老人生前画名卓著,学生众多,学其形者亦众,因而他告诫弟子: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。”这也是老人对于师法前人经验的总结。虾是白石老人独创的绘画题材,也成为了齐派绘画艺术的代表。程忠麟也以画虾闻名,但他不是简单地描摹白石老人的形,而是学习老人的笔法,加入自己的理解,同时观察真虾在游动时的形象动态,经过加工提炼,终于成就了自己笔下的虾。齐白石60余岁开始衰年变法,至80岁时艺术上进入炉火纯青的阶段。程忠麟画虾,取法的就是白石老人最为成熟时期的作品,正所谓“取法乎上”。虾身自然舒展,各部结构交代清晰,用水用墨恰如其分,意在表现出玲珑剔透的效果;螯足伸曲符合身形动态,以体现其活力;触须以细笔写出,若断若续,富于弹性,表现出极深的笔墨功夫。虾在他笔下不止是纸上的形象,而是有了生机、活力,是水中的精灵,被赋予了生命。

微信图片_20180319151041.jpg

“转益多师是汝师”,程忠麟在艺术上信奉的是广采博收,除了家学的影响外,他在写意花鸟画上亦吸收一些海派的技法,题材丰富,无论是丝瓜、藤萝、山花,还是雏鸡、鸟雀,既有没骨法表现,又有线条勾画,既注重神气,又不失形象,色彩表现丰富,清新活泼。

微信图片_20180319151053.jpg

唐代画家张璪在谈到创作师法时说: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。”就是说艺术创作来源于大自然,但还需要艺术家内心的感悟才能完成。这已被中国画家在处理生活与创作关系时奉为圭臬。程忠麟也是以自己在山水画上的实践诠释着这一理论。

微信图片_20180319151057.jpg

早年程忠麟曾多次孤身或深入云林深处探幽揽胜,或雇一叶小舟漫游于水乡泽国,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,为他后来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他还孜孜以求从前人经典中汲取营养,从宋元、四王四僧到新金陵画派,凡是优秀的传统皆全盘继承,并吸收消化到自家的笔墨中,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,形成自家山水画面貌:重笔墨,讲究皴染,以水墨浅绛为主,时作小青绿。在树石画法上受宋代画家郭熙影响至深,如画树多为浓墨弯曲出锋的蟹爪枝,枝干参差,屈伸有度;皴法则多做卷云皴,绵软、轻盈、舒展自如,显得苍郁、秀润。他画山水以真山水为本,精于意会,营造符合自己内心的“可行、可望、可游、可居”的山水世界。如作于2004年的《森壑岚舒图》,画面表现高山大壑,奇峰耸立,山间林木蓊郁,似有小溪流泉空谷传声。题诗:“觅胜搜山遍野寻,绝佳渐入本无心。悠然处地甚诧异,雾盎岚舒幽壑森。”向观者呈现的是一幅经过作者取舍了的承载着画家理想的佳山水。《清静神往图》,描绘古木参天,花草葳蕤,林幽山静,几栋茅屋掩映其间,用笔墨营造了一个在现实中难得的清静之所,徜徉其间怎能不令人神往!是画家身处喧嚣闹市时抒发的“闲居理气,拂觞鸣琴,披图幽对,坐究四荒”的文人情怀。

微信图片_20180319151101.jpg

身处江南水乡太湖之滨,描绘烟波浩渺、小桥流水、烟云氤氲的景色,应是画家最为擅长的。如写无锡鼋头渚景区著名景观的《万浪桥堤》,完全以写实笔法描绘,以典型的边角式构图,林岸草木逸笔草草,横卧的万浪桥将沿湖环渚筑的长堤连成一线。画面左半部大面积留白以表现太湖的壮阔,数点风帆成点睛之笔,构成了一幅水天一色、渔舟唱晚的景致。最让人称绝的是左下角湖岸停泊的小船,上架晾晒的蓑衣,既有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的文气,更添一种水岸生活的情趣。设想,如果没有长期的生活体验,细致观察的锐眼,是无法捕捉到这样细碎的生活情节的。题诗:“鹰嘴岩衔万浪堤,凝眸吴越水天迷。畅怀满袖盈清气,贯耳涛声荡垢泥。” 在状写优美的自然风光中引出了春秋末期吴越争霸的一段历史——范蠡和美女西施在吞吴之后,在此泛舟而去的千古佳话,柔美的湖光山色增添了一份历史的厚重感。还有描绘画家工作室环境的《秦园屏开》以及《山村雨润》等,清幽淡雅、温润清静的江南景色,在画家笔下有了诗情画意的生气。

程忠麟是典型的江南才子,观山玩水,写诗作画,对艺术市场的一些商业运作不闻不问,潜心于一己的水墨世界中。

(责任编辑:郭禹辰)

相关文章

无相关信息

栏目新闻

48小时点击排行